人生开头的十数年是最能够让人感觉到漫长或短暂的,而在这十数年的童年与前半段的青春中,将它一半空虚的生活填满的,是无数的文字,那些属于或不属于自己、留存或遗忘和丢弃的书籍。
  因此,对于没有被才能所眷顾,未曾被奇迹所期许的这具身躯,对于身为凡人而非天才,身为铅块而非黄金的这具身躯,对书与知识,思考与故事有着超乎常理的执着,与不容也不能质疑的自信,这是未被才能青睐的铅块所有的,凡人的矜持。
  那些无数文字中得来的思绪,与对文字的眼光,还有那被水墨包裹的每一天,都是不容许质疑,也绝不能质疑的事物,仅有此处,是对现实几近要跪到地上的,凡人的尊严。
  而这些正是青春的后半,那决不妥协的执念的来源,书中的魔女,梦中的星河,她们或许给了这个凡人一个理由与道路去送死,而真正让他走下去的,是那些或许已经忘记内容的无数文字砌成的名为骄傲的灵魂,这唯独是不容人指摘与半分半毫质疑的。
  青春终结后,一切自以为能够上天才的幻想,都随着故事烟消云散,摆在眼前的是无数凡人所选择的路。而心底里一种不属于凡人的矜持拒绝着这些道路,那是属于天才的,而不应该属于凡人的矜持。
  即使是铅块,也曾幻想切开深处或许藏有一颗熠熠生辉的钻石,那份盲信般的自负使他思考天才所应背负的职责,伸出手一次一次去试着够到那神往的方向。
  作为天才的,不愿放手的矜持,而这究竟是能改变一代困境的天才会有的心情,还是可笑的过街老鼠会有的心境呢,或许会是很明了的。
  总而言之,这样的矜持将会伴随着这个可笑的闹剧直到最后一刻吧。